我看见那只大象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9-06-26 17:25 浏览()

  野生动物中,我超喜欢大象。作为生物演化史上的奇迹,大象不仅聪明,而且爱憎分明。它们的记忆力远远超过你的想象,你对它好,它会永远感激你。如果你伤害过它,它会恨你一辈子。在情绪类型和表达上,大象和人极其相似,它们也有幽默感,也有忧伤和快乐。它们有时会好奇心十足地靠近汽车,将鼻子温柔地搭在行李架上。心情不好时,则把车子逐辆逐辆玩坏。同伴死去的时候,大象会围绕在死象身边久久悲鸣。临到自己,自知时候近了,悄悄寻一个荒僻处,安静受死。不要陪,那痛苦既无人替得,那狼狈也就自己来独自承受,独自面对。

  大象是兽中巨物,它四腿粗壮有力,坚如磐石,你能想象一头大象在水面起舞吗?这是多么古怪而又强大的想象力啊!如果你看到过在水面点水的轻盈蜻蜓,把蜻蜓换成一头大象,想象一下那个不可思议的画面吧!该是多么的有趣!

  其实,大与小,不过是相对而言,把芝麻当做西瓜,把蜻蜓当做大象,全在一念之间。佛经上所说的“须弥藏芥子,芥子纳须弥”就是此意。芥为蔬菜,子如粟粒,佛家以“芥子”比喻极为微小。须弥山原为印度神话中的山名,佛家以“须弥山”比喻极为巨大。为什么微小的芥子中能容纳巨大的须弥山?因为,诸相皆非真,巨细可相容,万物之间没有绝对的大小关系。我有时候想,如果我在六道轮回中坠入畜生道,成为一只小小昆虫,也许会觉得,人类看上去笨重又迟钝,就像我们现在看一头大象那样。

  记得很多年前,我看过画家幾米一个可爱的绘本《森林唱游》。里面有这样的:“兔子在海边浮潜,大象被蚂蚁绊倒,乌龟学会撑竿跳,小猪举起了长颈鹿。这些荒缪的画面,只会出现在不负责任的图画里。但是,谁又在乎呢?听说这个也叫做想象力。”幾米早期的图文有一种美好的写意。他以简单的画面和角色,就能创造出一个远离尘嚣的场景,温柔地包围着你我心底的秘密和美梦。翻开《森林唱游》,就会沉浸于一种奇幻时光。这本书是后来几米笔下许多“固定班底”的孕育之地,他在其中画了许多动物,毛毛兔、猫咪、小猪、大象……里面的大象,是可爱的粉红色波点象,圆头圆脑的,特别憨拙,看起来如黏土般柔软。这只调皮的小象,不是在水底森林里快乐地游泳,结果带来了三百万公里之外的沿海城市的一场海啸,就是在山的那头狂野地跳舞,结果带来了八百万公里之外的小岛的一场地震,但是,活泼的小象对自己闯下的祸,浑然不知,天真懵懂。这是一座郁郁葱葱的梦幻森林,大树的每一扇门后,都有一间小小的爵士酒吧,音乐隐隐流泻,一种慵懒的浪漫情调,弥漫了整个水底森林。这傻傻的小象无忧无虑,每天只知道嬉闹玩耍,在水中游泳,在林间跳舞。《森林唱游》是我看的第一本幾米漫画。从此就被幾米吸引,走进了幾米天真、悠远、跳脱出现实的童话世界之中。那时,每天临睡前,都会打开幾米漫画,慢慢翻上几页,期盼着在梦里,真的会乘上开往森林的最后一班巴士,沿着涌起的潮水,去找森林中的粉红象,小猪、大熊、毛毛兔、大野狼、胖猫、鳄鱼、老鼠、青蛙,还有会歌唱的粉红鲸鱼。

  一头大象,一只山羊,一头牛和那些我们不曾见过的万千存在,虽然有着不同的生命形态,但我们彼此却有着相通之处,随着因缘的不同而在红尘中轮回。今晚,当我写着大象,不禁想起广西家乡,漓江与桃花江汇流处的那座象鼻山,形似一头巨象。在它的鼻子和腿之间,有一个约一百五十平米的圆洞,江水从中穿过,搭成一轮水上的明月。当我在北方的枝条上睡熟之后,南方水边的大象,就会披着一身银耀的月光,静静地从碧绿的漓江中吸水。象鼻溅起的水花白亮亮的,四周是蓝空气,半空的风,吹卷着一片小小落叶,越飞越远。

分享到